天价元青花背后是局?还是阴谋?

发表日期:2010年8月30日  人气:5172  录入:admin

天价元青花背后是局?还是阴谋?

      ——兼论元青花数量之争与民间文物保护

中国收藏家协会理事、宁夏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王治国 

 

2.4亿的天价元青花,震动全球,更是震惊了中国收藏界。一时间本来正常的元青花学术研讨不正常了,正常的元青花收藏也不正常了。

请那些为了元青花疯狂的人、激动的人、争吵的人、购买的人、出售的人、造假的人、买假的人、研究的人、鉴定的人都冷静下来,理性地仔细审视思量:是什么原因使你如此这样,不就是这雾里看花的2.4亿吗。当你如果能以平和的心态,认真去审视这2.4亿时,就会发现卖家、买家在拍后数年内就销声匿迹,这说明什么呢?背后是局还阴谋?是局:也许买卖双方都是一个共同利益体,自己的东西自己去买回,只花佣金就可赚到广告效应和名声,又可在全球大大提高此物的经济价值,同时又可奇货可居伺机而出。是阴谋:那就是利用从国内廉价流出而到他们手中的元青花(也许是数十件或百件都有可能)自己分别扮成买卖双方,利用有影响的拍卖行成功高价拍一件,首先让华人震惊,继而引起华人的购买兴趣、欲望。近几年国内不少实力投资家、商人、收藏家高价在国内外收购元青花,不就是客观效果吗!此时他们手中剩余的元青花高价售出还费力吗?另外国内大量赝品元青花的出炉和被无数人购买收藏,不也是连锁反应吗!2.4亿瞬间把元青花捧成圣物神品,也可说是异类。如果谁炫耀说藏有元青花,听着的人本能的就说不可能,如果可能,你手里不就有2.4亿或数个2.4亿吗,怎么可能呢?持有者也美滋滋的做着将要一夜成为亿万富翁的美梦。

 我们在平时的元青花的收藏研究中要以平常心客观理性地看待自己拥有的“元青花”,可能是真品,也可能是赝品。在未被将来权威的鉴定理论,权威科技设备,权威目鉴专家共同验明正身前,都要把它视为平常之物。不要把元青花与2.4亿划等号,你就会清醒理智地从事研探收藏。

一定要清醒勇敢的面对承认近几年来市场上铺天盖地的赝品元青花,景德镇樊家井市场赝品元青花随处可见。可能在你周围接触的所有收藏爱好者,每人都声称自己拥有一件、数件、数十件、数百件甚至上千件元青花,这怎么可能!不少人都在廉价或巨资购买赝品当国宝,做着发财梦。这些事实我们必须承认,它确实是目前收藏行业的混乱现实。

如果能做到以上两点,元青花的理论探讨研究就会健康进行,各自所坚持的数字理论,自己都会自觉重新审视修正。同样被2.4亿暂时短路的聪明智慧也会恢复,都会以平常的心态来研究元青花,那将是元青花研究的福音。

是真正的元青花研究者就应该静下心来,面对双方共同认可的馆藏元青花,以现有显微仪器及科技设备用辩证思想方法论,结合传统目鉴知识认真从中找出其历史时代特征,分别对元青花从胎釉、色料、气泡、釉质、器型、纹饰等近20项鉴赏元青花的元素入手,真正找出真品及赝品之间的对立特征,认真总结出科学客观与时俱进的全新鉴定理论与标准,然后再用全新理论标准重新审视鉴定民间元青花藏品:共同对现存世的元青花是真品也好,赝品也罢,统统放在客观标准下来鉴定认知。有一件认一件,有万件认万件,没有就一件也不认,这样简单的问题,为何要复杂化。所以造假者无论手段技术多么高明,即使请专家做顾问,以高科技为手段,也永远复制不了历史的痕迹和当时的色料、胎土及工艺。任凭藏有赝品元青花的人多么有地位,多么有话语权,在藏界多么的有影响力,你也不可能把黑白颠倒,即使得逞,也是暂时。都即然自认为是元瓷专家,就要有专家的造诣、水平、眼力,才能真正称得上专家。何谓专家的造诣、水平、眼力?就是你在该专业领域能深刻权威阐述一般人弄不明白的道理,并能服人服众,同时又能经得起实践的审查和检验。但一个专家常把看似新的真品看成赝品,那可就不是水平和道德问题,而是失职和犯罪的大问题。而现实生活中此类专家大有人在,且都不以为然,仍然我行我素,照走穴,照收钱,不负责任地出证书,全不把国家文物事业和他自己的神圣职责及专家最起码的职业道德放在心上。此问题已是导致收藏界秩序混乱的主要因素。

即然对吵的双方都称专家,不妨都应拿出专家的风范气度,看到对方都是为了文物和收藏事业,只不过是观点看法不一样而已,如能心平气和共同探讨终会统一。也不妨向故宫博物院的李辉炳和叶佩兰学习,我们暂且不说他(她)们鉴瓷的水平和结论是否与你一致,但他们原先非常坚定固执坚持的理论观点,一旦在事实面前他们就会以事实为依据转变思想观念,这就是唯物主义者。再者,我们大多都学过瓷界泰斗耿宝昌的《明清瓷器鉴定》,此书从头到尾细读不仅可以学到鉴定的知识,更是可以学到耿老那种实事求是,认真负责的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论。耿老之所以鉴瓷水平高,和他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有直接的关系,我们在元青花的鉴定研究上,如都采用辩证唯物,就绝不会像今天。

另外还有一个现象不容忽视,特别是坚持民间没有元青花者要注意,我国民间应该肯定有元青花,有多少不知道,有待大家共同探索发现,但有以下三个方面现象值得双方共同注意:

一、我国现有馆藏的出土元青花共205件,均是于1950年至2006年在全国16个省市出土。其中安徽30件、北京20件、河北13件、江苏20件、江西61件、湖北5件、湖南3件、河南1件、山东5件、四川4件、内蒙31件、甘肃4件、广西1件、新疆2件、浙江4件、吉林1件。我们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一个非常不正常的奇怪现象,205件内其中有193件是从19501992年所出土,1993年到1996年一件也未出土,从1996年至今仅出土12件。

我们大家都共知,在我国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是计划经济,又有中央严禁建楼、堂、馆所的政策,致使92年前没有什么大的基本建设。动土方量也极小,可在这动土量极小的情况下,竟出土了193件珍贵的元青花。同样中国在进入九十年代至今的二十年内,经济大发展,政策大开放,基本建设可谓是五千年历史的空前绝后。综观全国建设真可谓二十年的动土方量比历史上五千年动土方量的总和还不知道要多多少倍。可是在这样宏大的动土方量中,从1996年到2006年才发现12件元青花,这种奇怪的现象难道正常吗?应发现比193件更多的元青花才符合常理,可不正常的背后又是什么?

近年来全国各大媒体常披露,某某建筑商发现文物遗址不报告,强行破坏进行施工。近日《人民日报》报道:江苏镇江13座宋元粮仓在挖掘机的不停施工中遭到巨大毁坏,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个大型商住楼盘“如意江南”。虽然当地政府已叫停调查,却再也无法恢复宋元粮仓的历史原貌(此粮仓曾入围2009全国十大考古发现初选)。再如2007年国家在宁夏盐池古峰庄修路,挖掘机一下挖出三块重达3600克的金牌(后经考证是隋代末期农民起义领袖向海明遗物)。被四位摊土的农民捡得,然后在银川古玩市场兜售半月余竟无一人相信与敢认,还有不少人认为是铅上涂的化学金粉,将其民工赶出店门,幸得盐池文物、公安部门及时闻讯追缴,现珍藏于宁夏博物馆。仅从此一斑就可窥全国偌大民间还不知有多少类似这样命运的文物处在不良境地之中,甚至还不知又有多少连持有者都不知为何物何价值的珍贵文物,处在随时随地都有被毁被灭的危险境地。如何发现并抢救这些文物,已是国家文物工作者刻不容缓应对的大事。

二、19801129日江西高安七位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发现一个元代窖藏,内藏245件文物,其中元代瓷器67件,特别是23件元青花(见图一、图二、图三)更是精美绝伦,当时是震惊了全球。1980年,人们的思想观念均还停留在文革之时。当时整个国家是:人们都把古玩都视为垃圾的时代,一旦发现文物,均视为垃圾和封资修的东西,一律销毁,同时百姓大都视出土文物(除金银外)为不祥之物,所以才有当时国家从民间老百姓手中发现征集许多文物的事例。也有不少百姓主动报告上交文物事例。再看今天全国上下谁人不知文物珍贵值钱。甚至收藏热已把不少人搞的连赝品、垃圾都当国宝。所以才有时下动土方量虽大,但很少再有老百姓发现文物主动上交报告的事。此种现象不值得我们深思吗?偌大中国难道元代官员只有伍兴甫、伍良臣一家在高安窖藏元青花吗?元代广大版土上其他官员不会窖藏吗?八十年至今三十年间在大量动土中,民间难道真的再也没有发现过元青花窖藏吗?

三、收藏圈都知道扬州博物馆有个徐展堂曾欲出价三亿元的元代兰釉白龙梅瓶(见图四)的镇馆之宝。此瓶原是民间的传世之物,在1976年唐山地震一周后,此瓶的原主人(一农村老妇),怕此瓶遭地震之险,主动将传世的此瓶廉价卖给了博物馆,此事当时还惊动了原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亲自前往。

 200956月份首都博物馆展出了国内外出土传世的76件的元青花瓷器,其中有一件松竹梅八棱罐重器(见图五)竟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辽宁文物商店用了80元从民间征得而来的,现藏于辽宁博物馆;景德镇现藏于馆内的元青花大罐不也是黄云鹏廉价从农民手中购得; 19995月新疆伊犁州文管所从霍城县芦草沟镇西宁庄村征得农民在1998年挖的元青花风首扁壶(把缺少一小块,见图六),其品相完整度大大优于首都博物馆的四大镇馆之宝之一元青花风首扁壶(系36块瓷片而修复,见图七)。仅举例这四件民间不俗之物,就足以说明民间还有元青花精品。

收藏热潮引发盗墓之风,给国家的文化遗产造成了重大损失,致使许多国宝包括元青花流失民间,流落海外,甚至损毁。对此问题国家文物局长单霁翔在做客凤凰卫视时谈到:我国目前盗墓之风猖獗,其盗墓贼的活动已呈现组织集团化,装备现代科技化,其水平不亚于甚至超越专业考古人员,盗掘之风蔓延全国。安徽蚌埠博物馆现珍藏的元青花大罐,就是从被盗过的明代开国功臣汤和墓中发现盗墓贼所弃的一件残器,其余完整元青花之器今又被当时的盗墓贼置于何方?

今凡是国家考古发掘的古墓大都是发现盗墓后的被动抢救性发掘,致使大量文物脱离原地流入民间,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怎样应对,已是政府和文物工作者不容回避的现实问题。然而十分可悲的是,我们一些动机良好,而十分无知的专家竟然在面对民间出土之文物时,不敢承认,而是一个“假” 字便了事。背后他们的理论根据是:如果说真,那将会更加助长盗墓之风,真是可怜可悲。如此认知实是个别文物工作者的沦落和无知。同时也反映出我们国家文物政策的滞后,做为政府文物部门和文物工作者,其职责、权利、义务就是发掘、研究保护文物。不但要研究保护好考古出土和馆藏文物,同时更要能敏锐的去发现流失在民间的文物,国家有条件征集则征,如无条件征集则要向民间文物持有者宣传教育保护好文物,并登记在册,让国家择机择时征购。这应是每一级每一个文物工作者应尽的义务。更不应该主观上为了防止盗墓之风蔓延,而故意将真文物鉴定为赝品,致使无知的持有者不是损毁就是湮灭在民间或廉价流出国门,如此做法实为文物工作者的无知和失职犯罪。

当前面对盗墓猖獗,国家也应同时加强严厉打击的政策和措施,做到看好“三门”(墓门、馆门、国门),针对“三门” 制定确实可行的应对政策和措施,特别在教育、防范、打击三个环节并重应对,才能奏效。时下不少文物部门和文物专家对于文物有偿鉴定的各类活动,真可谓趋之若鹜,利用收藏热的机会,四处走穴,大殓钱财,不负责任的出鉴定书,此种言行,真是有辱文物工作者的使命。据了解,国外特别是大英博物馆针对民间求鉴的文物一律免费,他们的观点理由是:文物工作者拿着纳税人的薪金,理应为社会免费鉴赏文物。二是文物工作的职责权利义务就是研究保护文物,鉴定发现民间文物就是义务、权利、责任的具体体现。这真可谓是观念的区别,我们国家的文物工作者,何时才能转变观念至此并付诸行动,那将是我国文物事业和收藏行业的福音。

  银川西夏印艺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1227272733@qq.com 联系电话:0951-4123968 4123898 传真:0951-4123908
  宁夏银川西夏印艺公司 地址:银川市利民南街252号(印章科技大楼) 邮政编码:750001
宁ICP备05000722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3号